您好,欢迎来到亚迈森!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我用担架守护你—记抗战医护老兵许学勤

我用担架守护你—记抗战医护老兵许学勤

发布时间:2015/7/20 8:02:35  文章来源:  

 “我不是上战场打仗的,我只是一个医护兵,主要就是救治伤员,怕没什么可以说的。”老兵许学勤摆了摆手,对着实践队员说道,1944年参加八路军的他一生中历经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这保卫祖国的三大战争。在战场到底包扎了多少位伤员,他自己也数不清楚了。

    “我怕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2015年7月8日下午的金寨县城天色阴沉,空气湿闷,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赴金寨寻访老兵暑期实践团队的四名队员来到许学勤的家门前,他们要和许学勤老人商议第二天采访的事宜。巷子中间站着一位老者,白色汗衫,宽大的睡裤,拄着拐杖,笑眯眯的看着队员们的到来,他就是许学勤老人。尾随着老人走过几条弯曲的小道,迎面是窄窄的十几级阶梯,老人腿脚不太利索,一边招呼着我们不要跌倒,一边颤颤巍巍的走过每一级阶梯。

    许学勤的家住在二楼,门前一个小阳台,斑驳的墙壁和老式的木窗木门向我们诉说着房子主人的硬朗与沧桑。老人的老伴儿早就站在门前,说笑着招呼我们进屋。这是一间不大的两居室,客厅里是一座罩着蓝色布套的沙发,一张暗红色的八仙桌和几把大大小小的椅子,朴素整洁。地板被老伴儿收拾的很干净。两位老人招呼队员们坐在沙发上,自己搬来了小竹椅坐在一旁。

    提及第二天的正式采访,老人顿了顿,眼神飘向一旁,对我们说:“我是搞医疗的,抬担架、救伤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迹,我怕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言语之中想要拒绝我们的采访,而后经队员们劝说,才应允。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队员们如约来到许学勤家,老伴和女儿也在家中等候多时。许学勤老人正在屋里打着电话,看见我们来了,立刻结束了手中的通话,迎了出来,“赶紧给孩子们泡上金寨瓜片茶。”当听我们说要给他录视频的时候,老人急忙叫女儿搀扶着进房间换下了睡衣,穿上干净整洁的格子衬衫,脚着擦得锃亮的皮鞋,在沙发上坐的端端正正。

    “我就要参加八路军”

    “我是1944年6月15号参加八路军的,之后到山东打日本鬼子,接着去打淮海战役,然后又去朝鲜打美国人。”许学勤扳着自己的九个手指头都和队员们说道,他的右手小拇指被敌人的流弹打断留在了前线。七十一年前的正月十五,那一天正是元宵佳节,在这家人团聚的时间里,十九岁的许学勤却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一天,驻扎在安徽省阜阳县的国民党部队抓壮丁又抓到了许学勤家,而在早前,许学勤的哥哥已经被抓走了。许学勤被迫离开了从小生活的插画镇大张庄,不久,这只国民党部队就转移到了山东,五个月后,八路军围剿这股部队,解救了包括许学勤在内的好几百人。

    八路军给了许学勤两个选择:领路费回家,或者留在八路军参加抗日。许学勤没有丝毫犹豫。毅然选择了后者。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培训后,许学勤跟着部队卫生部的李志光当起了通讯员,主要负责内勤和警卫。李志光常亲自为伤员做手术,许学勤便在一边帮忙,久而久之,李志光就让许学勤去学习战场救护。此后,许学勤也就顺理成章的进了卫生队,服务于当时的华东军区第三陆军医院,从此开启了自己的医护兵生涯。

    1945年8月,抗战胜利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也传到了许学勤所在的部队。这一年的医务兵生活,让许学勤失去了右眼和左手小指,身上也遍布炮弹伤害的印记。抗战胜利的喜悦还没冲淡,解放战争的枪声就打响了,许学勤又随军奔赴淮海战役的前线开展救护工作。

 一直奔波在战场上的许学勤也时常想到老家、想到家人,然而考虑到自己的消息只会给处在敌占区的家人带来危险,许学勤五年里竟从未与家人联系过一次,一直到建国以后,才开始给家人写信。